可我偏要偏要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二天早上, 《寻安》大群发了媒体见面会的通稿, 热度和效果都在预期内, 沈言曦、乔悦和导演都发了大红包。

  导演组按队形回复副导演吃面吃着吃着困得睡着、面还在嘴里的表情包,配“为老板鞠躬尽瘁”,副导演气得要退群,大家乐不可支。

  玩笑归玩笑,拍摄进度却是加快了。

  当周周五, 沈言曦收工后,休息室外响起两下敲门声。

  沈言曦正在和季礼发消息,嘴边噙着笑意“进。”

  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后,来人坐到她旁边。

  沈言曦停下手上动作,抬眸,看到乔悦的脸。

  沈言曦脸上笑意没变,视线重新回到手机上。

  乔悦眼神闪了闪“谢谢。”

  沈言曦“谢什么?”

  乔悦道“媒体见面会我没在,前前后后都是你在安排, 还有就是, ”乔悦停了停, “虽然大家知道你和季总在起, 但你们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提过对方,这次在见面会前后提,当然是为了《寻安》关联话题量, 心意我领了,道声谢是应该的。”

  沈言曦轻笑声“凑巧而已,记者没眼力, ”沈言曦思及什么,哂道,“你这个人也是神奇,该脑补的时候不脑补,不该脑补的时候脑补这么多。”

  乔悦讪笑“我知道你不愿意看到我,话不对点。”

  “为什么不愿意看到你,”沈言曦按灭手机,抬头说,“平心而论你是很好的合作伙伴,公事公办没有任何问题,castg那件事我之所以会有情绪是因为那时候把你当成了朋友,逾距的是我,不是你。”

  乔悦本想说什么,话卡在喉咙。

  乔悦看着沈言曦,沈言曦看着乔悦。

  都是成年人,淡淡的笑意掩盖了所有心绪。

  对视片刻,乔悦主动错开了话题“卫视的人下周过来看前三集粗剪,如果没问题的话十月初能把预售合同定下来,档期含在预售合同内。”

  沈言曦点头。

  乔悦接着道“我这次去b市出差,听卫视的人说总局各方面都在收紧,星光好几个待播剧在重新查账,几个领导专门问了《寻安》的预算,不过你放心,《寻安》没有任何问题,大到演员价格含税,小到剧组用车的油费□□、盒饭、衣架,我做账你高枕无忧。”

  乔悦这话没夸大,她要没两把刷子怎么会三十岁不到跻身大线制片人。

  沈言曦提醒自己和乔悦只聊工作,但沈言曦知道做卫视发行有多累,磨破张嘴皮,站破双脚后跟,喝破个胃,各个环节都打通了,事情就成了。

  乔悦出差这些天,明显瘦了不少。

  沈言曦和乔悦有罅隙是真的,两个人里外撑起剧组为《寻安》拼命也是真的。

  沈言曦欲言又止。

  乔悦笑“沈老师你有话直说。”

  乔悦当沈言曦会嘲讽两句,没想到沈言曦眉头微皱,话到嘴边叹了声“注意身体。”

  说完目光很快别开。

  乔悦愣。

  她这个人很俗,谈钱谈收益,对大部分人和事都牛头马面没几分真心,所幸圈子就这样,她反而游刃有余,立于不败之地。

  唯独沈言曦。

  第次,在《雨夜》合同被苏城压着迟迟下不来、乔悦自己都觉得沈言曦不会等时,沈言曦说答应了会接就定接,任性又仗义。

  第二次,在《雨夜》换女主、乔悦和苏城翻脸、沈言曦挖乔悦时,乔悦以为沈言曦会给自己开苛刻的投资权条款,她甚至都想好了如何谈判能争取到最大利益,结果沈言曦根本不关心投资权,沈言曦想的仅仅是怎么帮她处理好和苏城和星光的投资关系,护短又托底。

  第三次,在《寻安》castg闹出之后,乔悦自觉沈言曦对自己心灰意冷,大抵看白了自己的嘴脸。

  然而,沈言曦并不关心总局收紧的账目问题,辗转出口的句,居然是“注意身体”。

  既在意料之外,又在意料之。

  无形间,像把小锤子在敲乔悦心上坚硬的外壳,叮叮当当,下下,最后那下,壳碎了。

  窗外天光大好,沈言曦眉眼澄澈。

  乔悦目不转睛盯着沈言曦,忽然笑问“如果你和季总结婚的时候我彩礼多送点,可以考虑修补下关系吗?”

  沈言曦义正言辞“钉子刺进木头再□□,木头上始终有伤痕……”

  算了算了,沈言曦也庸俗,想了想,调侃道“个亿?”

  乔悦噎“那我们还是继续现在的合作伙伴关系。”

  沈言曦遗憾“我就知道。”

  沈言曦猜到了乔悦的反应,自认了解她,却不知道这次,乔悦真的在考虑自己信托里还有多少钱,好像不太够。

  ————

  日历走到十月后,气温骤降。

  片场长街生冷,寒风猎猎如兽啸。

  低矮的青色砖墙上爬山虎枯如脆纸,里弄瓦面斑驳,破败的木门如同只摇摆的断臂。

  女主角不过四十出头,却因接连丧夫丧子形容枯槁,两鬓斑白。

  她个人做饭,吃饭,洗碗,洗衣服,出门,回家。

  做饭,吃饭,洗碗,洗衣服,出门,回家。

  做饭,吃饭,洗碗,洗衣服,出门,回家。

  做饭,吃饭,洗碗……

  碗不小心摔在地上,捡起时划破了手指,她恍若回到新婚燕尔。

  相同的地方,相同的场景,丈夫正入小院,扔下自行车跑过来把抓住她的手紧张地检查伤势。

  回忆的美好如瞬幻光,消散之后绝望突如其来。

  沈言曦没有捶地、痛哭,亦或撕心裂肺,她只是自己包扎好伤口,偏头想对身旁的丈夫说没事,可丈夫已死于战火,她看着空无人的身旁,神情未动,眼泪盈眶。

  但女主角真正的能量不在于绝望,而在于剥开绝望那层皮,继续寻找生活真相的坚韧。

  她是有所相信的,而这样的相信支撑着她怔忪之后,摇摇晃晃站起来,接着洗刚刚没洗完的碗,洗着洗着,她手指抚过碗壁上褪色的“囍”,眼泪倏而如断线的珠子般“啪嗒啪嗒”掉进泡沫水……

  导演颤抖着喊“咔!”

  片场安静了足足两分钟,尔后,掌声雷动。

  沈言曦向大家点头致意,披上助理递过来的外套匆匆朝休息室走。

  她不敢停。

  这场戏张力太足,足到她切身体会了女主角抽丝剥茧的绝望、那种连着筋骨和痛感的难过。

  毫无征兆地,沈言曦想起了件事——

  沈言曦小时候经常在情景剧客串,沈家人当她小孩子闹着玩,并不在意。

  学时,相熟的导演邀请沈言曦去演话剧,沈言曦喜欢,就去了,巧合的是,演出地点在沈言曦父所在大学大剧场,更巧的是,沈言曦仅有的段戏亮相惊艳,成为全场高光,台下观众里有刚拿国际3a的大导,想签沈言曦的经纪约把沈言曦捧成自己的御用,沈言曦未成年,导演自然找到了沈言曦父母。

  未成年小演员父母最担心的问题莫过于成长性和前途,导演诚意很足,向温情和沈淮清口述了系列规划,保证让沈言曦家喻户晓大红大紫,谁知,他越画饼,温情和沈淮清越排斥。

  沈言曦本来只是点点喜欢演戏,温情和沈淮清越限制她,她越想去,最后发展到不吃不喝绝食相逼的程度。

  温情和沈淮清非但不心软,反而回家没收了沈言曦全部零花钱,把沈言曦当宝贝样珍藏的演出服件件拽出来用剪刀剪掉。

  沈言曦从小就是骄纵的大小姐做派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连睡衣换下来扔床上都懒得动手叠,唯独那些客串穿的小裙子和古装戏服,她全部亲手洗、熨平、件件整理好褶皱放进衣柜里,而此刻,被温情和沈淮清扯出来就这样剪剪地剪掉。

  沈言曦急了,慌了,扑过去抱住温情的手嚎啕大哭,沈淮清把沈言曦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可我偏要偏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女友2000岁只为原作者画盏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盏眠并收藏可我偏要偏要最新章节